小鹅老师

劝君惜取少年时

11月

11.1

前几天全班出去秋游吃烧烤了,我正好和班主任同一桌。

班主任博士是在日本读的,整个人都有一种日系的气质,还有一股子说不出来的书香气。我叫在另一桌的一个舍友过来我们这桌玩,班主任看了她几眼就说她肯定是水瓶座。很神奇,是对的。我也好奇啊,我就问她,老师那你猜猜我是什么星座呢?她说肯定不是水象和火象,不是风象就是土象。很巧,我是摩羯,土象。

其实我不信星座,我也不愿把自己框在星座里。但是我觉得我的确和“土”字很有缘。小时候玩游戏就总是抽到土象的角色之类,虽然我那时候看到土字就觉得很土。星座是土象,大学专业也和土有关。是玄学吗?也许这是命运的暗示呢?


11.2

今天去上课,跨上台阶的时候忽然有些记忆在我脑中浮现。我记得我小时候似乎看过一本书,书中女孩子说她爸爸年轻时可以一步跨三级台阶,而她妈妈是个精灵。我马上搜了一下我小学时确实看过这本书《我的妈妈是精灵》。

突然想起这本书,我发觉我的当年应该是因为年纪太小而没完全读懂,现在凭我对这本书残存的记忆来看,这似乎是一个忧伤的故事,不仅仅是儿童文学而已。

我会抽空再把这本书看一遍的。


11.4

今天参加了校团工委的团建活动,去了栖霞山-燕子矶公园-长江观音景区-达摩古洞景区这条线路。

栖霞山很美,不过我来的时机还是太早,枫叶才刚刚开始转红。没能爬到山顶,时间来不及,因为在山腰上遇到一个老人偏偏要让我抽一个签给我算命,抽到一个上吉签,给我讲了一通,说看着给点吧。我本来要给十块的,后来准备给25,再被他一说就硬着头皮给了50了。我甚至怀疑他的签是不是都是吉。

其实高三的时候也被算命婆婆盯上过,她给我看了手相,说得倒是有一定道理。虽说我不信这些,但我还是会好奇的,想看看他们究竟会怎么说,所以每次被算命的盯上都不怎么会拒绝。

至于后面几个景点,给我的感觉并不是很好。南京让我不太舒服的一点就是,它身为六朝古都并无何旧色彩,即使是有旧色彩的地方也明显被覆上了些新东西。这一点是国内很多景区的通病,但似乎在南京更为严重一些。

想举个例,但是不想打字了。下次再说,也可能不说了,嘻嘻。


11.18

又下雨了。我不喜欢下雨。

千万亿万滴雨点从天空落下的轨迹像是密不透风的网,将我困在屋内,困在伞下,如同牢笼一般,令人窒息。我想逃离。


11.27

最近都很开心没什么想说的😎


我常问,为什么呢

其实我哪里是在问别人,我只是在质问自己

你为什么要一头扎进这没有尽头的黑夜

十月

10.29
十月的倒数第三天了。很多次想说点什么但总是欲言又止,今天有些话不吐不快了。

好多次了,曾经隔三差五就能在电视上看见的人突然离开。震惊,震惊,震惊。

我们真的正在经历一个失去的时代吗?曾经的那些花儿随风落下,融入泥土,从此世上再也没有这样的一朵花了。

我真的好害怕,我怕他们也会像这样,某天消失在我的世界。也有可能是我先消失在他们的世界,但我对于他们只是一个陌生的名字罢了。听惯了看惯了他们的超能力,今天惊觉,他们也只是普通人啊。

10.30
我曾经天真地以为他一定会像小说里那些侠士一样活个几百年,捋着花白胡子笑看世人碌碌,但他却这么突然地离去了。巧合的是我前几天选公选课还刚刚选到金庸小说欣赏。

彼时有人在经历新婚的喜悦,有人在为大师的离去而感到沉痛不已。没别的意思,人间本就如此,只不过到名人身上被放大了而已。

经历了这几天连续的失去,我想我也会有这一天吧。如果有一天我突然离开,我不想这么突兀,我向来有始有终。所以我今天就要做一个提前的告别。

「你好,如果我长时间不更新了,那我一定是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啦。不会是忘记密码,因为即使我忘记密码也会记得账号,可以在评论里说明;也不会是弃号,因为我如果要弃号一定会提前说清楚情况。
如果能有幸在你的记忆中留下我的身影那就再好不过了,网络世界很飘渺,想要抓住一些东西是很难的,想要抓住一个人的心更难;如果没能在你的记忆中占到一角,那也很好,你就不用为一个素未谋面的人感到失落了。
我不求其他,只希望我离开时也是体面的。
那么,再见。祝你幸福安康。」

以上。

危险的火苗
你太过美丽

九月

9.3
快凌晨两点了,花了好长时间写了点东西但是还没写完,我再慢慢写吧。
睡得晚了,我好饿。睡了就感受不到饿了吧,不过也只是欺骗自己罢了。饿还是照样饿,早晨起床只会更饿。
有些事不也如此吗,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伪装的太平盛世,自欺欺人罢了。

今天在吉他社群里找到一位老乡。
之前群里爆照看到她的照片时就觉得眼熟但是想不起叫什么,后来她告诉我她的名字,我立马就想起来了,是我小学隔壁班的一个女生,我还在校外上过她班主任的作文课的。我和她说了这些,她只是说对我没印象。
她又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告诉了她,她说哦想起来了,但是我怕你打我。我倒是突然好奇起来了,我说没关系你说吧。她就说:“xxx。。。”瞬间有种时空重合的感觉,我晕乎乎了。
这里的xxx并不是之前我说的那位,这位是我小学同学。大概三四年级时我妈得知她的好朋友是xxx的姑姑,于是原本没什么交集的我们俩在私下有时也会一起玩。他第一次来我家玩后,回到学校便到处和同学说喜欢我。我自然是不信的:来我家玩一回就喜欢我了?不太可能吧。
小学女生总是八卦的,于是从此午休死党传给我的纸条内容总是在调侃我和他,我也只能无力地反驳。她们总说: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让我无话可说,只能瞪瞪她们,在她们身上拍上几下以示惩罚,然后她们嬉笑着哄地一散开来。
因为我不太相信他所说的“喜欢”,所以从来没有过什么明确表示。他倒好,每次我生日都送我生日礼物,过生日也请我去吃饭,甚至还调侃我和另外一个男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而且他也不嫌弃我胖。我妈说他姑姑问他我这么胖怎么还喜欢我,他说胖胖的才可爱。其实我不是胖得很夸张,是还算匀称的那种,脸上肉比较多。
我本以为时间久了以后他便会对“喜欢我”这个念头失去兴趣,谁知六年级分了班不在一个楼层,不常见面以后,我那个和他分到同一个班的死党还跑过来跟我说他和同学们说喜欢我。这时我就觉得有点好笑了,我想他应该已经喜欢上别人,拿我当挡箭牌了吧,因为不想暗恋被发现。
再到初中,虽然同校,但是我和他的班级之间隔了九个班,离得更远了,偶尔见面打招呼而已。
所以这就成了我疑惑的点。那个女生和我说之所以知道我是因为他,而他对她说,他喜欢我。
为什么呢,我不懂,我以为他早就忘了这个幼稚时期的想法,可是他为什么还要告诉一个不认识我的女生:xx班的xxx,我从三四年级就开始喜欢她了。或许他说的喜欢是真的喜欢?
但是那个女生又说,他后来说喜欢她,过了一段时间又去喜欢别人了,最近还分手了,说的时候还发了“滑稽”这个表情,好像在暗示我什么一样。她就问我,是不是现在就互相只看不点赞,我说他根本没我QQ,旧号被盗了,新号初中毕业才开。
他的近况其实我也有所了解,我妈对周围和我同级的同学都特别关心,高考成绩出来了就四处打听别人考得如何,考上哪里。他高考考得并不是太好,一本线没超多少,去了镇江学医。
这样说来,看起来我好像还挺招人喜欢的,但是仅止于此了。我能感受到的,似乎真的喜欢我的也只有这两位了。本来我都要忘记这位,今天遇到了一个以这种方式知道我的同学还真是惊奇。世界真小啊。
我高一和同桌闲聊的时候说到过这样的话题,我同桌说,他那时候一个小学男生说喜欢你,就是因为你成绩好,想和你一起玩,不是真正的喜欢。我想了想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后来我们俩都考上了本地的重点高中,班级更多了,基本上没遇见过,少之又少的几次遇见,他主动和我打招呼,我都匆匆回应,心虚地跑了,后来他看见我也没打过招呼。
想来也是有趣,小学里他说喜欢我,说得那么响亮,好像说了喜欢,就背负了一种责任感,时不时要来表示一下。他送过一件令我印象特别深刻的礼物,不是生日礼物,是他姑姑转交给我的。那是一块大理石,他在上面凿上了我的姓。他一直在学毛笔字,凿得很好看。

9.4
我好像知道给我发坦白说的是谁了。她拍了我小学时给她写的同学录发给我,后来突然说了一句:其实我知道你的一个秘密,不要问我。本来我还一头雾水,后来想了一想,应该就是她吧。

9.5
有些事在变好。现状多多少少存在黑暗与暴力,但是只要有人敢于站出来,那就是进步。

9.6
明天就去南京啦,要离开家啦。

9.9
这几天很忙,先是整理东西,安顿下来以后和下铺的舍友去了玄武湖、明孝陵、中山陵和夫子庙,走得腿都要断了。但是南京还是很美的。
夫子庙里有个大缸,水下放了好几个盘子,写着学业有成、长命百岁之类的字眼,硬币投下,飘飘悠悠地落到缸底。我投了一枚就落到了学业有成的盘子里,有趣。希望最后确实是这样的结果吧。
缸里还有一只小龟,好笑的是,是只巴西龟,外来入侵物种。在灵山也是,水池里放生的龟都是巴西龟。

我们住的宿舍是最差的,上下铺。但是和想象中的不同,这里条件还是不错的,并没想象中的那么不堪。舍友都挺好相处的。

帽你这次搞个大的吧,球球了,我好累啊。

9.11
面试了两个行政社团,等了好久,出来以后再一次在校园迷路...专业上会比较忙,看结果出来以后我只留一个吧。
明天开始军训。

9.13
帽真的好狠

9.22
他和我考上同一所大学,但是我在本部,他在另一个校区,两年后来本部上学。我转发了学校的抽奖博,他在我的评论里说两年后来找我。他这是什么意思呢。

9.26
昨天军训结束了,两周。
分出方阵之前的那个教官是广东人,唱粤语歌很好听。分别之前他又跑了过来,给我们训练分列式的教官说:你们教官都要哭了。他腼腆地笑笑,最后给我们唱了一首《光辉岁月》。
后来我们还有一次机会合影,我蹲在地上拍他。他注意到我,对着我的镜头笑着比了一个V。

午睡梦到我旁观了一场战争,醒来浑身无力。

9.29
学校开了十佳大学生的评选会,太震撼了,真正认识到了人外有人。
我以后也要做一个在我的领域发光发热的人。
我发誓。

等红灯的时候有个男人拿了个类似掸子的东西,狗的头一从窗户里探出来就打上去。
是怕狗从车窗掉出来吧哈哈哈哈哈哈

争辉
(瞎拍